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800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166章 分身戏二敌,杨帆狠辣心

第166章 分身戏二敌,杨帆狠辣心

杨帆话音刚落,面色微微一变,暴喝一声:“什么人?”

声未落,人已化为一道红色残影,瞬间穿过一个拐角,单手拎着一个奇丑无比,独眼独耳无鼻的人走了出来。

这怪人被拎在手里,也毫无惧色,只是静静的看着两人。

“哼……”杨帆眼中一丝厉色一闪,掌中发力,瞬间捏碎了此人的脖子。

只听嘭的一声,人影化作齑粉消散,漫天齑粉之中,一根头发跟着一起缓缓飘落。

“嗯?分身?”杨帆微微一怔,手握着那根头发,面色阴沉。

“以前倒是从未见到过此等古怪的分身,奇弱无比不说,更是长的奇丑无比,此等分身有何用?”江川微微蹙眉,脑海中还回荡着分身那古怪的长相,心里满是别扭。

“这分身太弱了,弱到气息都是似有似无,我们说的话,怕是都被这分身听去了。”杨帆沉着脸,握着这根头发,冷笑一声:“可惜,此人分身太弱,破绽太大,分身崩碎之后,竟然会留下一根头发,若是在大荒,落到那些生活在深山里的神秘部族,这一根头发,就能活活咒死他!”

“一根头发而已,寻常寻人之法,根本无用的。”江川缓缓摇了摇头。

“不错,这根头发气息全无,只是一根最普通的头发而已,寻常之法,自然无用,不过我曾在大荒相识过一位部族的成员,帮过他一次,他传我一门寻人秘法,当做感谢,只是这需要你配合一下。”杨帆握着头发,看向江川。

“如何?”

“将这根头发,嫁接到你的头上,以你的气血催动,不断灌注温养,我施展秘法之后,你便能感应到对方的位置,只是此法妙用无穷,限制却颇多,施法之人,与感应之人,无法一人完成,气血不足之人,也无法长久。”

“试试吧。”江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需要你一滴精血,代为温养。”

江川手指划破手腕,一滴泛着金光,生机旺盛之极的鲜血,缓缓滴落。

杨帆手握头发一端,沾染这一滴精血,口中抑扬顿挫,不知念叨着什么咒法,手中头发,骤然之间,犹如灵蛇一般,环绕着精血游走,将那一滴精血吸收个干净,而后再随着杨帆手腕一抖,头发便绽放出金红色的光芒,骤然绷直,随着杨帆手中动作,如同钢刺,插入到江川的后脑头皮。

这时,杨帆才松开头发,如同钢刺一般的头发,金红的光晕消散,缓缓的飘落下来,融入到江川的头发之中,再也分不清彼此。

“幸不辱命。”杨帆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总算施展成功了,当时对方曾言,此法乃是部族长老,给予部族最强大的战士的赐福,用来追杀最强大的敌人,妙用无穷。”

“嗯。”江川点了点头,细细感应,感应不到那一根头发到底在哪,可是冥冥之中,却有一种感觉,似乎能感觉到另外一个人所在的方向和大概位置。

“嗯?还有一个!”江川忽然睁开眼睛,低声一喝,身体化作一道金光,对着走廊另一头的黑暗拐角处,一拳轰出。

又一个分身站在那里,气息弱的可怜,在这里浓郁的死寂气息之下,近乎无法察觉,这个分身见到江川一拳轰来,也不闪不避,静静等死。

“轰……”

分身炸开,金气喷涌,一瞬间,分身便彻底的消失无踪,这一次连那根头发,都再也没有了踪影。

“他全部看到了!”江川面色难看,没想到两人,一个实力趋近神海,一个正儿八经的神海修士,竟然被这等古怪弱小的分身,戏耍了足足两次!

“他知道了也无妨,我们之前在那个恐怖女人那里见到的人,绝对无人能有如此手段,他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只需要在这里找到他,他就死定了。”

“可是,我感应到的,足足有十几个,根本无法分清楚哪一个是他的本尊。”江川面色有些难看。

“全杀了便是。”

……

另一边,两个分身被毁,秦阳自然而然得到了分身之前经历的记忆,这些记忆,远不如分化出一个最强分身的感知真切,这些炮灰分身,传回来的记忆,也犹如第三视角,记忆带着一种浓重的疏离感。

不过,获得讯息倒是足够了……

等看完两个分身的记忆之后,秦阳咧嘴一笑:“这俩货,想找我?傻不傻,竟然连分身互相窥视,补充信息完全度的方法都不知道?这下兜裆布都露出来了吧?”

把干掉雷猴的锅,甩给海妖,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秦阳也没料到,竟然这么快就露底了,这俩混蛋,不想着怎么逃出这里,来杀自己干什么?

脑子瓦特了吧?竟然相信海妖这个疯子。

海妖万一脑子轴一下,干掉他们,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甚至连看不顺眼这种理由都不需要。

还有,江川这个老梆子,对于连煜之外的人,不是挺阴险狡诈,狠辣无情的么?

现在怎么这么信任杨帆?

算了,让他们慢慢找吧,这么多分身,够他们先杀一会了。

只是到现在还没见到陈友达,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货到底跑哪去了?

秦阳收敛气息,行走于迷宫一般的走廊里,快速行进。

后方,江川与杨帆一起,行进速度极快,按照江川感应到的方位,不断追杀而来。

拐过一个拐角,一尊狂奔着的分身,停下脚步,嘴角带着一丝嘲笑,不等二人出手,便砰地一声炸成粉碎,而这一次,连头发都没有留下。

江川面色难看,杨帆也是面色阴沉,二人继续追下去。

见到的都是一尊尊分身……

连续追到七八个之后,江川的脸色已经黑的快要滴出黑水,眼神阴郁,周身杀气呼呼呼的往外冒。

“此人狡诈无比,眼看就只感应到最后两个了,他竟然又分化出十几尊分身四散开来。”

“杀,不信我们一直追上的都是分身,这次我们直接追最远的。”杨帆也是气的面皮发紫,他什么时候被人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戏耍过?

两人不管其他的分身,这一次直接去追感应之中,距离最远的那个。

只是追上之后,又见到一个独眼独耳的古怪分身,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嘭的一声炸成齑粉。

“这样吧,我们分开追,这里形如迷宫,可是他的分身分散的太散,我们分开反而机会更大。”杨帆出声提议。

“不杀此人,这口恶气,怕是难以消除了!”江川气的面皮发鼓,身形一晃,便继续追了出去。

……

秦阳一边分化弱小的分身,混淆视听,一边寻找陈友达,可是一连两三个时辰过去,该去的地方,全部都转悠了一遍,竟然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后面的杨帆和江川,又在紧追不舍,尤其是江川,这老梆子不知怎么了,这么点戏耍,竟然就将他气的脸都扭曲了。

这老梆子也太不长进了,城府怎么越来越差……

以前可是能唾面自干,还乐呵呵的擦把脸……

看来只有连煜这一个原因了……

有时候想想,江川这老梆子,阴险狡诈,城府极深,若是能一念入魔,杀妻证道,斩断唯一的羁绊,可能真的就无敌了。

可惜,这老梆子显然是爱妻深切,宁愿几百年毫无寸进,也要护住连煜生机,他也无敌不了了。

回头想想,倒是跟自己一样,若真能黑化入魔,可能真的就无敌了。

只是,这人啊,活在世上,不入世,孤身一人,藏在深山老林里潜修,可修不成什么大神通者,而入世,就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牵挂,形形色色的羁绊。

修士秉持本心,心志坚定,纵然知道这些可能是修行之路上的阻碍,可是真的能斩去这些的,能有几人?

真的斩掉牵挂,斩掉羁绊,就是秉持本心了么?

行进的脚步微微一顿,又一段记忆传回来,又有一个分身被干掉了。

这次分身见到的依然是江川,而且他变得更加暴躁,面容更加扭曲。

再次拐过一个拐角,秦阳脚步一顿,长长的走廊另一端,满脸阴郁的江川,站在那里,周身气血涌动,金气幻化成型,化作无数金光灿灿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与半空中发出阵阵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

“没想到吧?”江川缓缓的踱步而来,眼神阴冷,周身杀气,如同黑雾一般弥漫开。

正在这时,又一个分身消散,传回来的记忆,竟然又是见到了江川……

秦阳咧嘴一笑,脚步缓缓后退,看到旁边一闪紧闭的大门之时,身形一晃,便冲开了大门,逃入旁边的大殿之中,这会里面会有什么,已经不在考虑范围了……

秦阳刚进去,江川便不紧不慢的跟了进来,阴郁的脸上挤出来一丝解气的微笑:“你怎么不继续分化分身了?不是只有你,才会分身之法的。”

一点灵光在秦阳脑海中一闪而逝,而后忽然恍然,惊叫出声:“翁仲甲士!”

“你竟然知道翁仲甲士?”江川面色一变,周身金光一闪,就要出手。

“老梆子,我劝你动手之前,考虑好!”秦阳站在空旷的大殿中央,不闪不避,呲牙一笑。

“原来是你!”江川目中,神光绽放,周身气息不稳,面上满是震惊:“原来是你!难怪你知道翁仲甲士!”

话音落下,江川跟着一声冷笑:“此前祖墓之中,异变频频,众多诡异,变得更加活跃,所有印记皆已消失,我还以为你已经死在祖墓,没想到你不但逃了出来,还来到了城海州,怎么?知道死期临近,便大方承认了么?”

“不不不……”秦阳摇头赞叹:“之前我还纳闷,你为何这么轻易就变得暴躁,原来是因为你早看穿,这分身之法,虽说数量众多,可是缺陷也多,你以翁仲甲士,化作你的模样,就算再僵硬,再假,分身也无法看出来,尤其是我为了不留下头发,每次都是让分身自爆,无法接触翁仲甲士,自然更不可能看穿翁仲甲士,而你,暗度陈仓,找到我本尊所在,果然你还是我认识的江川。”

“别废话,你这小子,奸诈无比,这次你可别想拖延时间了,无用了!”江川丢下话,身形便化为一道金光,瞬间出现在秦阳面前。

秦阳仓促之间,举臂拦在身前,周身金光大盛,又有三卷墨箓,垂下符文光幕,挡在身前。

“噗嗤……”

只是可惜,如此多的防护,在江川面前,也如同纸糊一般。

只是一击,符文光幕,骤然破碎,无数符文崩碎,墨箓化作齑粉,秦阳的身体,化作一道金色残影,嗖的一声,倒飞出去百丈,轰的一声,镶嵌在了墙壁上……

“咳……”

秦阳咳了一口鲜血,身体无力的坠落到地面,双臂尽断,面白如纸,只是坐在那,靠在墙壁上,勉强笑了笑。

“老梆子,这可不像你,你就不问问,我怎么逃出祖墓的?这次为什么根本不跑?我说你不敢杀我,杀了我,你便会抱憾终生,你信不信?”

江川眉头一拧,立刻掷地有声:“不信,任你如何狡诈,人死了,可什么都没了!这次我可不信你任何鬼话!”

“那你还犹豫什么?快点动手,杀了我吧,反正有你的女人给老子陪葬,以后的日日夜夜,你都会活在悔恨之中,想想就舒服多了。”秦阳嗤笑一声,靠在墙壁上,戳戳着江川快点动手。

江川面色变幻,稍稍思忖之后,终于满脸震惊。

“你……你拿到轻灵之水了?”

“来来来,看看我用元磁铁母炼就的神通,元磁神光。”秦阳催动元磁神光,只见一缕璀璨的神光,自秦阳体内飞出,环绕着秦阳的身体流转,然后就见一根根铁针飞出,汇聚成团,化作一只铁手,抓住秦阳的断臂一捏,正骨之后,又覆盖在手掌之上,操控着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乙木精气结晶,放入秦阳口中。

“这元磁神光,的确是妙用无穷,再结合一点说了你也不懂的高端知识,用法简直太多了,我还要谢谢你呢,若不是你的指引,我也拿不到元磁铁母。”秦阳含着乙木精气结晶,吸收其中生机,恢复伤势,一边含糊不清的念叨。

元磁神光都已经练成,自然是拿到轻灵之水了……

江川面色变幻,一会惊喜,一会忌惮,一会又杀机暴涨,可是看秦阳这有恃无恐的样子,拳头握起又放下,实在是不敢贸然出手。

万一出错,万一秦阳说的是真的呢?

他赌不起,不敢去赌这个万一,哪怕明知道,现在伸手就能拍死秦阳,可万一秦阳死后,又找不到轻灵之水呢?

纠结半晌之后,江川缓缓的松开了拳头,身上绽放的金光与杀气,也慢慢消散,只是一脸阴郁的站在那里,甚至都没有再靠近。

“啧啧……”秦阳啧啧有声,摇头感叹:“老梆子,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若非连煜拖累了你,你真的前途无量,阴险狡诈,城府极深,又足够聪明,甚至还有唾面自干的本事,你若是一飞冲天,绝对无人可挡,这次你还真的没动手,我挺意外的,其实我倒是挺愿意被你干掉算了,省的落入到杨帆或者是海妖手中,死的更惨,你怎么不动手啊。”

“的确,哪怕明知道,你虚张声势的可能非常大,我也不敢贸然动手。”江川摇了摇头,激荡的心绪,慢慢的压了下去,淡淡的看着秦阳:“你以为你越是激将,我越不敢杀你,你无需如此了,我不杀你,但我需要轻灵之水。”

“老梆子,一段时间不见,你的确变了不少啊,跟着杨帆,当个随从,是不是因为他承诺,给你们在大荒找到轻灵之水?”

“不错。”江川也不隐瞒。

“傻不傻……”秦阳用一种关爱二傻子的眼神,满脸惊讶的上下打量着江川:“他不过一个落魄少爷,祖上的荣光,早已经消失在历史之中,就他,能给你们找到轻灵之水,送给你们?这你都信?还不如相信你杀了我,我找到的轻灵之水就全部完蛋。”

“哎……”江川轻声一叹,面色复杂:“我不信,可是我不得不信,我以为你死了,他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秦阳的身体慢慢恢复,断开的骨头,在庞大的生机之下,飞速恢复原状,甚至变得更强一些,晃晃悠悠的站起身,秦阳心底暗叹,江川这老梆子,到底还是跟以前一样啊……

“我不管你是谁,是贾云也好,是别的人也好,摊开了说,你说我杀了你,我便再也无法得到轻灵之水,我知道这话是鬼扯,我也不敢赌那一丝可能,所以,我直接说出我最后的条件。”

“你说。”

“只要你给我轻灵之水,治愈我师妹的顽疾沉珂,过往一切恩怨,可以尽数一笔勾销,我可以拼劲全力,纵然身死,也会护你周全,将你安全送出这里,你若不信我,我可以立下命誓,任你选择命誓之言。”江川说的很是诚恳。

秦阳面色微微一变,颇有一些动容。

前面的话,自然是唬江川的,只要江川现在干掉他,他的空城计就演砸了,轻灵之水,江川也能轻易拿走。

只不过就是那句话,江川不敢赌的,一丝失败的可能,他都不敢赌。

“你师妹真值得你这么做?”

“值不得值得,在于我,而不在于你,亦不在于他人,你就说你答应不答应吧,只要治好了我师妹,你以后便是我二人的座上宾,救命恩人,但有差遣,我们绝对不会推辞。”江川愈发的心平气和,态度也更加诚恳。

秦阳暗暗一叹,他都把话说到这了,命誓这种话都敢说,要说心里没有点意动,是不可能的。

江川实力够强,心狠手辣,脸皮厚度堪比城墙拐角,起码唾面自干这种本事,自己是没有的……

无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命誓立下,他就纵死也要做到,不然命誓反噬,后果更为严重。

跟别提现在要关系到他最在意之人的生死。

“嗡……”

两人说到这里,忽然一点血色光晕,自江川头发中横扫开来……

秦阳的脑袋,就似同时被重锤击中,一时之间头昏眼花,神魂摇曳,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烦闷不已。

而江川,却忽然抱着脑袋痛呼出声。

他的满头黑发之中,一根看似寻常的黑发飞出,而后崩碎消散,只有一枚枚细小的血色诡异符文,枚枚勾连,如同锁链,插在他的后脑上。

江川原本就在沸腾的气血,原本就不断被吸收的气血,骤然之间,就似大坝决堤,疯狂的被这根符文锁链吞噬。

“啊……”江川伸手抓住细长的血色符文锁链,满面狰狞的一声大吼,周身金光刺眼,无穷金气,喷涌而出,而后那无穷金气深处,更有一点绿芒暗藏。

霎时之间,浓郁的生机,彻底爆发!

金光与绿芒交融碰撞,爆发出的威势,转瞬之间,暴涨数倍。

“滋啦……”

血色的符文锁链,被强行拽出了后脑,连带着江川后脑勺的头皮,都被强行撕扯下来一块,露出他金白色的头骨。

秦阳看的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这家伙,以金气修炼炼体之法,竟然还暗中修行了木行的炼体之法,他是疯了吧!

金木相克,如此修行,稍有不慎,便是彻底瘫痪,肉身报废的结局,他怎么敢!

不过转瞬,秦阳就想明白了,目光更加的震惊了。

这疯子,竟然是为了连煜做到这种地步……

金生水,水生木,他修成金木二行的炼体之法,缓解连煜症状的时候,便能一补一泄,疏通淤塞,达到最好的效果,让连煜的状况变得更好一些。

修成了五金纳西妙法的情况下,再强修木行炼体之法,其中艰难,何止是痛不欲生,艰难万分,其中艰难和痛苦,根本无法用言语说清楚。

只是,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么?完全的不顾前途,不顾自身安危,就是为了帮连煜延续寿命么?

这次秦阳是真震惊了,前世是知道有些人为了妻子或者为了丈夫,会做出很大牺牲,只是没想到,在这个修行的世界,人人为了更好的修行,你争我夺的世界,真的会亲眼见到这种人。

“唔……”江川喉咙里发出低吼,似乎极为痛苦。

这一声痛呼,也惊醒了被惊呆的秦阳。

这时候再望去,江川本来就有些枯瘦的身体,此刻变得近乎皮包骨头,形如一具干尸。

而那根血色符文锁链,却早已经消散在空气中,不见了踪影。

“快走。”江川低吼一声,趔趄着上前一步,身形化为一道金光,卷着秦阳就向外冲去。

只是冲出了房间,在走廊里冲出里许之后,却见走廊之中,不知何时,被一团充满褶皱的肉壁挡住。

肉壁缓缓的蠕动着,一缕缕散发着浓重酸涩气味的液体,从肉壁的褶皱内流淌出来。

酸液流淌过的地方,石头慢慢的变得焦黑,然后在酸液之中,缓缓的消失不见。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大殿在颤抖,大殿的天穹之上,一丝丝滋滋声传来,白烟浮现,这里坚固无比的建筑主体,竟然被腐蚀出一个个大洞,粘稠的透明酸液,从这些大洞之中流淌下来。

酸液汇聚溪流,流过残破的石头雕像,雕像的底座,被腐蚀溶解,残破的雕像,倒在酸液里,飞速的化为乌有。

墙壁上,一道巨大的裂缝浮现,裂缝之后,看到的,就是跟走廊里的肉壁,连成一片的巨大肉壁。

“轰隆……轰隆……”

建筑开始慢慢的崩碎、倒塌……

露出的空荡,在其后方看到的,皆是一模一样的肉壁。

而地面的地板,也开始崩碎瓦解,酸液汇聚,慢慢的,将地板也开始溶解掉,这时候,才看的真切。

不知不觉之中,足足四五里的范围,前后左右,天上地下,统统都被那透着暗红色的肉壁包裹在内。

肉壁的褶皱里,溢出的酸液越来越多,无论是建筑碎片,还是玄铁,落入这些酸液里,统统都在飞速溶解。

“卧槽!这一招看着好眼熟!”秦阳满脸惊骇……

脑海中回忆迅速浮现,想到杨帆之前用那根头发作为引子,来寻找自己,将头发插在了江川头上……

再想到刚才那根头发崩碎之后,出现的血色符文锁链……

一切勾连在一起之后,秦阳这才明白,从那时候,杨帆竟然就已经坑了江川,那时候他就已经想要让江川死了。

什么秘法需要气血强横的人,什么需要消耗气血,一切都是套路。

江川追击自己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被吞噬了庞大的气血,知道最后图穷匕见,完成最后一步……

这家伙,竟然只是为了唤出这个东西……

强行崩坏这里的构架基础,强行从无法离开的洞府之中,崩出一个缺口,好让他逃离这里。

只是想到这,秦阳心中就猛的一寒,后背都在发冷。

杨帆当真是好狠的心啊,他知道这里有个随时可以碾死他的海妖,他找不到出路,竟然就坑了江川,牺牲江川,来强行崩开一个可以逃出去的缺口。

而江川,落入这里,无论有没有被吞噬干净气血,他都必死无疑了。

杨帆从来都没有想到要来追杀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完成海妖的任务。

杨帆就是为了他自己。

看着将一切空间都包裹的严实的肉壁,再看着酸液在底部汇聚成潭,看着那些石头建筑,不断的被溶解。

这时候,秦阳才想起,曾经大牛说过,葬海道君给杨帆血契过一头强大的异兽,这头异兽就是杨帆的护道人,只有杨帆自己见过,旁人从来没见过……

只是他们自五千年后苏醒之后,就再也没听杨帆提起过,谁也不知道这头异兽是什么,究竟是不是还活着。

现在知道了……

吞噬了江川如此庞大的气血,近乎将江川吸干,才仅仅唤出了这头异兽的胃……

而仅仅只是胃降临此地,就能强行破坏这里的构架,在洞府之中崩开一个缺口。

难怪他追杀到中间,不跟江川一起走了,原来他一直等着这一刻。

想来杨帆现在已经第一时间逃出这里了。

而他和江川,却要马上被这个异兽消化掉了……

秦阳手中雷光涌动,就要运起神通,轰击这里的肉壁,可是江川却伸手拦住了他。

“不用试了,你的实力,轰不开这里的。”江川形如干尸,周身金光绿光不断交错闪耀。

“我想看看轻灵之水,确认一下。”

秦阳稍稍一顿,一言不发,拿出装着轻灵之水的玉瓶。

“你果真是拿到手了!好,好啊。”江川哈哈大笑,声音艰涩难听,有气无力。

秦阳没说话,摇了摇头,打量着肉壁上下四方,念头疯狂转头,寻找破解之法。

既然自己力量不够,可是江川的力量却足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是破开一个缺口,只要找到关键点,江川应该可能可以做到。

这里是不知名异兽的胃部,它既然有胃,那么胃的上下,肯定有一方有通道的。

有异兽有胃,上方却只连接着食道,而下方没有,全靠胃吸收消化一切。

但凡是有胃,肯定都会有食道。

秦阳看着不断塌陷的建筑,寻找可能的地点。

可是看了半晌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通道。

骤然间,秦阳灵光一闪,望着肉壁褶皱,顺着这些肉壁褶皱的方向趋势,不断顺着往上找。

不多时,便发现,所有褶皱的方向,都是环绕着一点,而这一点,已经被埋在了酸液之下。

“老梆子,这里,这里绝对就是最弱的地方,你还有力气么?能破开么?破不开我们俩连变成异兽大便的可能都没……”

“能。”江川露出一丝微笑,江川将一块水晶塞到秦阳手中:“这个给你,交给我师妹,然后,若是顺手,帮我收个尸,我不想被异兽拉出来。”

“嗯?”

喜欢一品修仙请大家收藏:(www.800book.net)一品修仙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 一品修仙txt下载 - 不放心油条的全部小说 - 一品修仙 800小说

猜你喜欢: 奶爸至尊万僵之祖大符篆师都市至尊奶爸都市之万界至尊最强神医混都市灭运图录无垠青梅仙道修真界败类仙河风暴重生之都市仙尊永恒国度仙子请自重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坐忘长生尘脉诛仙混元道纪飞天剑从天上来无量真仙魔门败类未来军医通天神捕飞剑问道
完本推荐: 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裙上之臣全文阅读重生之资本帝国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北宋闲王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公子风流全文阅读盛世妖颜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我家徒弟又挂了全文阅读爱你怎么说全文阅读绝品天医全文阅读奸臣全文阅读娇娘医经全文阅读覆汉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仙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天网建筑师最强医圣蜀汉之庄稼汉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武神皇庭科技巫师大清隐龙喜上眉头第一侯这个地球有点凶逆剑狂神混沌天帝诀诸天万界监狱长寒门崛起从现在开始当渣男纵天神帝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透视小房东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重生野性时代重生九零小军嫂大医凌然九天神皇王者时刻女神的最强高手女帝家的小白脸开海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修仙txt下载手机版 - 不放心油条的全部小说 - 一品修仙 800小说移动版 - 800小说手机站